某盂—不弧但我继续拖稿

cp洁癖严重/老年人平淡产粮/毕业党挤着时间更新

emmm一个普普通通的点梗
一百六十粉感谢!
请随意的点些自己想看到脑洞吧!
最近考试要等很久可能才会写
但我会写的!
相信咱!
占tag抱歉惹qwq点完就删!
想看的cp也可以提出来如果戳了萌点就写了√

【双兰】迷样的很久很久之前脑的校园paro

ooc预警!!!抱歉了!!!
段子


       花木兰,人如其名,是个女的。
       整个北夷班没有能打的过她的人。
       哦对了。
       北夷班是专门的给少数民族的开的班级。那里面的人大多人高马大的,体育很好。
        然后就能看到只要他们敢欺负别的班的同学,那人就会被花木兰按在地上揍。
       
  二
         医务室高老师。
         之前每天最怕的是见到那个粉头发的高马尾女生来他这里。
        因为每次她来不是脸肿着就是腿膝盖满是血。
        虽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伤,皮破了看着血呼啦的。
        最可怕的还是明明浑身这么狼狈却笑得肆意张狂。身后拖着的那个人总是比她惨的多。
        导致高医生对那个的女生严重过敏。
       

        那天高老师终于生气了。
        同为医务室工作的扁老师也表示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高老师说那么多话。
        "想想你自己啊!"  
        "受那么多伤!万一留了疤呢?因为那些流氓?值得吗?!"
        "想想你自己啊!"
        激动的高老师把口罩卸下来去跟花木兰讲道理。
        "……因为有你啊……你总是能很快让我好啊……"
        【生平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人说话的花木兰】
        

        花木兰最近少受伤多了。
        一是因为她差不多把那些人揍怕了。
        二是因为高老师。
        啊?
        你以为是高老师把她说动了?
        呵,天真。
        那天花木兰跑路之后,高老师卸下口罩,特意跟花木兰的班主任赵云说让他好好关注一下花木兰,她只要有伤直接给他发消息。
        更过分的就是,他还专门去了花木兰班上一趟,对所有女生说:
        "如果你们,发现了花同学身上有不明伤口或者亲眼目睹她打架受伤,请一定告诉我,举报属实的女同学我可以随便给你们开一次体育课免上的假条。"
         【过分了过分了高老师】


          花木兰自从那次被抓之后,很久没有犯事了。
         因为太可怕了。
         像是安了雷达一样,只要她打架那么高肃那家伙就会过来。
        "啊高老师您怎么在女厕所门口啊?"
         "在等同学。"

         gtmd的高肃。


         其实和花木兰关系好的还有一哥们儿。
         叫吕布。
         也是个厉害角色,曾经一个人挑了对面三个。
         校外被混混当成来占地盘的所以被找事了。
         被花木兰听到了动静两个人一起在巷子里揍了对面五个。
         当然两个人身上也挂了不少彩。
         "那家伙意外的是个好学生。"
        花木兰总是对好奇吕布的人说。

之后应该还会附带一点点云吕(゚⊿゚)ツ
 

【云吕】捕获(无逻辑黑道paro)


        吕布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身上一阵阵的发着冷,脑中一片空白。
        大脑混沌着,脑中掺杂着那个算不上美好的梦的碎片。
        跟入水时一样的下坠失衡感,与黑暗深处野兽的凝视。
        鼻间的一抹涩香让吕布回了神。
        "醒了?"
        扁鹊端着药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
        吕布哑着干疼的嗓子问着。
        "你入了水还吹了那么久的风定是要寒气浸了体的。"
         "药打个电话让那些精力多到没处使的小伙子们拿过来就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出远门。"
         "……"
         "找人接你也可以啊。"
         "……"
         看到扁鹊已经举起了勺子准备把药塞他嘴里后,吕布赶紧闭上了嘴。
         "喝药。"
         吕布只得乖巧的张开嘴。
         一口一口深褐色的药汁入了口是苦到舌根去的。
        吕布皱着眉头喝完药,嘴里被人塞了两个蜜饯才好些。
        浑身想被人抽了骨头一样又倒在床上。
        扁鹊上前摸了摸吕布的额头。
       "三十八度……好好休息。"
        他的手一直都那么凉啊……
        坠入梦乡前吕布在一片昏昏沉沉中胡思乱想着。
    

——————
 

        "感冒药?"
        赵云回到自己的单元房看到放在茶几上的药片。
        "是谁的啊……"
        "啊,是孙小姐吗!"
        神经大条的赵云现在才想起来知道自己家的人还真没几个。
        他和那孙家的小姐的交情,也可以说是好的了,一起干过几档子事儿彼此之间倒是有了默契和友谊。
       

————————
         在吕布又一次醒来时,发现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
        "啊,阿缓你还没有走吗。"
        才反应过来吕布已经醒了,扁鹊身体震了一下,又伸出手去摸摸吕布的额头。
        "不是很烧了……再来几副药吧……别落下病根了。"
        吕布听了这话连连摆手求饶。
        "……自我认识你以来,我从未见过你这幅虚弱的样子。"
        面前盯着他的人看起来平静眼底却跟那随时准备爆发的活火山一般。
        "是啊……终于栽了一回嘛。"
        吕布还是一身瘫软的躺着,浑身的肌肉都提不起劲。
        "你忘了你答应了我什么吗?"
        吕布抽动嘴角苦笑一声。
        "当然。"

         趁扁鹊去厨房捣鼓时,吕布抓着自己的得力下属问到扁鹊到底怎么来的。
        "哦老大你说神医他吗,我接到他的电话他正在市中心。他说他不记得怎么来了。"
         吕布心理颤了颤,他这里到市中心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
        "然后我想去接他,他最开始还不愿意,最后又是好一会儿他才让我去接的。"
         吕布黯然,开始思量着教扁鹊怎么认路。

ps:奉先生病把我写的莫名开心www鹊路痴设定,那孩子平常也不出门所以老是迷路。

【云吕】捕获(黑道paro)


        "奉先没事吧?"
        貂蝉在房里的样子一看就是熬了一夜。
        焦急的在吕布身上摸着,没摸着什么不对才松了口气。看着吕布潮湿的裤子,直接就开始解皮带。
        吓的吕布直接按住貂蝉的手。
        "小蝉……"
        "湿衣服再穿感冒怎么办?"
        吕布一听就松了手乖乖任人摆弄。
       

        裤子被人拿着出去不一会儿又端了碗热粥过来。
        吕布正饥肠辘辘。
        待一碗粥见了底,吕布边忍不住盖着被子要睡了。
        貂蝉端了碗出去,再一次进来时,发现床上的人呼吸均匀了起来。
        自己轻手轻脚的爬上床,揽住男人精壮的腰,舒了口气。
        没过多久吕布转了个身回揽住貂蝉,梦中还在呢喃些什么。
        貂蝉抚着男人的头发,心中祈愿着他的梦再美好悠长些。
      

        "子龙回来了。"
        刘备看到安然无恙的站到他面前的赵云,终于揉了揉眉心安下心来。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知道面前人为自己担着心心中不禁愧疚。
        "去歇着吧,把你这一身湿衣服换了。"
       
        刘备亲眼看着赵云往外走着,身形一顿,却又再一次向前走。
        看来是不愿意说咯。
        "孩子长大了,心里藏的住事儿啦。"
         "啪嗒。"
        黑漆木门关住了那两条笑得剩条缝的眼睛。

      

        "貂小姐,老大怎么样了?"
        "你们哥几个就别上去了,他睡得正熟呢。"
        貂蝉压低了声音又用手拦住那几个迫不及待冲上来的大小伙子。
        "哦这样么,您要走了么?要我们送送您吗?"
        "不用了,我要去给他洗些衣服。"
        貂蝉晃晃手里的袋子,转身就走了出去。
        "那再见啦大姐头!"
        一听这称呼貂蝉到被气得笑出来。
        "都说的多少遍这话别乱说啊!"

我错了(土下座)更新量太少了,没时间码字了……每周周考至少四门,轮着来,马上又要期中了,我是真的废了(咸鱼瘫)

【云吕】捕获(黑道paro)


        吕布是被扁鹊叫醒的,一看表才发现自己只睡了两个小时。
        当看到扁鹊手里那碗黑漆漆的药汁时,吕布突然就慌了。
        “阿缓……我能不能,不喝?”
        跟撒娇一样喊着医生的小名,殊不知这一丁点儿用都没有。
        医生翠绿的眼睛就那么盯着他,让吕布只得喝下。
        果然,真是苦的吓人。
        刚喝完正准备自己撑过去,手上就被扁鹊塞了东西。
        “蜜饯,自己做的。”
        丢下一句话扁鹊就拿着空碗走了出去。
        吕布一听也没了顾忌,将手中之物塞进嘴里。
        一旁的赵云将一切收入眼底,还悄咪咪的感叹了一下他们关系真是好。
        要是知道扁鹊是个怕麻烦的人之后,不知道赵云还会不会这么想了。
       

——
       “大哥,子龙的消息还是没有。”
       “吕布那边呢?”
       “吕布也没有回去,那边的人看上去先是也有些慌乱但很快镇定了下来的样子。”
        刘备闭上眼睛,过了良久长舒一口气。
        “子龙没事。吕布要是有些脑子就不会动手,这么明显的坑他绝对不会往下跳。”
         “还有按照吕布那边的反应,两个人,应该遇上了什么,但应该是报了平安。”
          听到这话关羽才放下了心。
         “大哥,电话。陌生号码。”
         “接。”
         “大哥,还活着。明天就能回来。”
         电话那头是赵云哑着嗓子说的话。
         “活着就好,在哪儿?”
         “不知道,有什么事明天说吧。”
         又能听见赵云刻意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陷害。”

         刘备听到那句瞳孔紧缩几分,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挂断了电话,刘备抬起头又是那副笑容。
         “把诸葛先生叫过来。”
         ——
        诸葛亮很烦躁,非常烦躁,睡得好好的被人弄醒。
        “刘老板您有何贵干啊?这么晚了不休息我怕您英年早逝啊。”
        军师最后的优雅就是不把枕头甩到这个西装革面的人脸上和给他比中指。
        “多谢孔明关心了,有些事,想与你商量。”
        打发下属们去休息,刘备和诸葛面对面坐着。
        “没时间陪你说一些无聊的垃圾话。正事。”
        “有子龙的消息了,活着。与吕布一起被陷害。孔明有何看法?”

填完这个坑我就爬墙小英雄。(。・`ω´・)

【信惇】狗血段子

        写在前面,信信在本篇中算阿宅吧,小时候因为身体差所以老被欺负,然后心里有点过分的不安与自卑,长大后学了散打,但是因为身形的原因就算很有力气身材也不会过分有肉的,然后莫名在惇面前会泪点低。
        怎么说呢,还是把信写的ooc了,抱歉啦qwq
        以及,炒鸡狗血。

         夏侯惇是个退伍军人,退伍的原因是在一次行动中被埋伏的狙击手射伤了眼睛。
        退役后夏侯因为良好的身材当了健身教练。
        因为还算有礼貌再加上成熟的帅脸引来了不少女客户。
        直到有一天,一个看上去是个大学生的男孩找到了他。


        那孩子是个学计算机,刚被女孩子甩了。原因太简单了,女孩子嫌弃他那比自己还白的小脸蛋和瘦弱的胳膊。
        看着新学员那头张扬火红的高马尾衬托着因为常年像是因为常年宅在家所以白皙的脸,夏侯不禁哑然。


        其实,夏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叫韩信的新学员为什么爱盯着自己的胸部。
        后来也释然了,羡慕嘛,人之常情(并不!)。


        韩信当看到夏侯惇的时候,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他的前女友发的那张与他身材的对比图,就是他!虽然没有露脸! 他早就不在意这是他女友用来嘲讽他的了。


        夏侯惇和韩信在一起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也许是又在那个gay吧看到了对方,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夜的关系。


        韩信爱死了夏侯惇在床上手臂狠劲抓着床单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喘息。

       

        夏侯惇觉得韩信是个处男。
        因为他很久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仗着自己活儿大,没技巧,只有用力的顶弄让他有点儿措手不及。


        做完后夏侯就走了,啥都没留。
        后来五天后上课又见到了韩信。
        韩信一脸幽怨的看着他,让夏侯有点懵逼。


        最后又是一天他被韩信给堵在门口了。
        看着这个小年轻嘴上说着什么喜欢,反正就是想做长期伴侣。
        夏侯想了想倒是答应了。毕竟韩信的长相是符合自己胃口。


        韩信和夏侯在一起后每天除了学习打游戏还有一件大事儿是偷偷摸摸拍夏侯的照片以便见不到的时候给自己一点儿慰藉。
        男人嘛,变态一点点有什么错。

十一
        后来韩信过生日,夏侯想了想给他送了一键盘。
        是青轴的,边角还有着韩信拼音的首字母。
        为了这个礼物他专门去问了韩信的朋友刘邦。

十二
        韩信收到键盘的时候快开心疯了。
        他感觉自己快炸成烟花了。
        他先是拆开包装,爱不释手的摸来摸去,然后又一脸痛惜的包好放到柜子最安全的地方。

十三
        后来他们吵了一回架。
        原因是夏侯过去的炮友来找了一回夏侯,那天只有韩信在家。
        当他知道那是过去和夏侯保持了一周关系的情人后韩信跟点燃的炸药一样。
        韩信嘴上净挑些难听的话说着,但他心里总有声音喊着停下听他解释。
        夏侯整个过程一直保持着冷静,甚至将韩信的歇斯底里衬的更无理取闹。
        “你,不想解释吗?”韩信的眼里是自己都没发觉的乞求。
        “过去是炮友,后来分了。”
        没等到下一句,韩信突然就跑了出去。
十四
        韩信不知道自己在怕着什么。
        他那一刻的内心满是恐慌,那个男人眼中的冷静更能映出他的狼狈。
        他怕自己像夏侯口中那种可以随时扔掉的情人。
        他更怕自己第一次交付真心的下场变得那样可怜。

十五
        夏侯其实也不太明白韩信怎么了,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啊,可能不喜欢我送的键盘吧(并不啊惇哥!)。

十六
       韩信最后算准了夏侯出去的时间,拿着钥匙和包又回来了。
        他开始收拾东西。
        当拿到那个键盘的时候,鼻子一酸,眼泪就吧嗒一下落在了塑料包装上往下滑。
        正要狠了狠心,往包里一塞,门口传来了钥匙声。
        “……韩信?”
        是夏侯。
        韩信心里一个慌乱,失手掉下了那个键盘,抓起背包就往门口跑。

十七
        夏侯惇没拦韩信,虽然他不知道韩信跑出去后哭的更得劲了。
        他看到被扔下的键盘,和空荡荡的柜子,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想了想还是把它放了回去。

十八
        最后的最后,跟所有带着酸臭味的恋爱一样,夏侯惇跑去了韩信的宿舍。
        韩信嘴上还一直喊着你来干嘛你不是不要我了嘛!
        夏侯一把将人揽到怀里,韩信的侧脸贴到了夏侯的胸腔上。
        “不会离开你的。”
        “从答应和你交往的一刻起,我大概就明白我的下半辈子要被你小子吃的死死的了。”
       

十九
         韩信感受着耳边的振动,忽的眼泪又给下来了。
        顺便就埋在了夏侯胸里。
        把夏侯胸前一大片衣服哭的湿了一大片。
       

二十
        然后就更腻歪的在一起了 。【真实的情况是我编不下去了。】

ps:啊很久之前有脑洞但一直没码,继续邪教cp^(●゚∀゚○)ノ
pss:占单人tag抱歉了。

【杂】咸盂的小段子

段子都是黑道paro的。
我其实是想混更(不)
【一】(云吕)
       赵云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着吕布健身的时候突然问了个矫情的不行的问题。
        “奉先你啥时候看上我的?”
        吕布举着杠铃的手一顿,随即又将问题抛回去。
        “你又什么时候看上我的?”
        没想到赵云是真好忽悠,一呆,还真是开始在那儿想。
        吕布嘴角有点抽抽,他真没想到赵云长这么大这么好骗。
        当吕布已经开始做俯卧撑时,沙发上的赵云脸慢慢变红,眼睛亮晶晶的。
        “在奉先第一次踩上我的时候我就有点儿心动了。”
        吕布一听还有点懵,记不得这啥时候的事。
        “那会儿我才16岁……”
        得,吕布终于想起来了。
        自己当年不是作死看这小伙子长得细皮嫩肉又是刘备的人所以给怼了一通么……
        “你……还记得啊?”由于是自己没事儿找的事,吕布格外心虚。
        “是啊,你跑了的两年我将咱俩第一次见面之后的所有事都记在了本子上。”
        那件带着你踩我的脚印的衬衫我还留着呢。
        但赵云没敢说。
        他怕吕布嫌弃他。
        “所以奉先你呢?”
        “……不知道。”
        其实我都快烦死你了。
        但吕布没敢说。
        他怕被操死。

【二】(信惇)
        当刘邦和项羽每天腻腻歪歪的时候(邦哥单方面,霸王脸皮薄)
        张良每天会细心的为自己和韩信准备两副墨镜。
        本来韩信特有骨气。
        “不需要!”
        然后他看到的时候当即去求张良给他一副。
        边带着眼镜看,边在想如何让这么精明的人看着像个sb一样。
        直到韩信遇到了夏侯惇后,他大概明白了,让他变成sb他都乐意了。
        张良在看到这一幕后,默默把两副眼镜架到自己眼睛上。
        该死的还是好亮。

【三】邦羽
         刘邦曾被问过很多回,自己付出的与回报到底值吗?
         他从来没回答过,只是握住身边人的手。
        项羽骨子里的倔劲儿和脆弱的软肋刘邦都太清楚了。
        一只脚的代价换来那人的下半辈子。
        蛮划算的。

【云吕】捕获(伪-黑道paro)



        当吕布拎着赵云走了许久之后,终于到了个小诊所。
        因为很凉,赵云的脑子反倒越来越清晰。
        一路上两个人怀着不同的心思到了扁鹊的医馆门前。
       

        最令吕布惊讶的是扁鹊还没睡。
        扁鹊是因为作息问题所以还在研究医书。
        打开门一看两人浑身湿透直接就让两人进来了。
        “这么晚还没睡啊?”
        吕布一边问一边动作自然的要坐到椅子上。
        “你等等,别坐的到处是水。”
        扁鹊动作利落的在凳子上垫上了垫子。
        “做吧,你上回给我带的书我还没看完呢。”
        “还喜欢吧?”
        吕布一听,心里觉得有了些许欣喜。
        “嗯。”
        扁鹊给吕布扔了几条干毛巾就去煎药了。深秋吕布还去游泳而且还不脱衣服的原因,扁鹊自然不会过问。
       
 

         “衬衫脱了吧,我直的,对你没兴趣。”
         看着赵云身上湿哒哒的衬衫,吕布终于记起了那个在他背上的人。
        赵云倒是乖巧,听话的脱下衬衫,身材是白生生一层薄薄的肌肉,在吕布的身边显得有几分瘦弱。
        “水放好了,去洗吧。”
        扁鹊进来后拿着两套衣服。
        因为赵云只是比扁鹊高些,倒是穿着还算合适。
        扔给赵云一套衣服,扁鹊就继续去煎药了。
        擦着身上的水,赵云听着浴室的水声,又忍不住想策划这次事的人,到底是谁?
  
        “不会是老大的……吕布的人就更无可能了……到底是谁?”
        “该不会,是曹……”
        “不会是曹孟德那老狐狸。”
         吕布一下打开门出来了。
         身上还滴着水,赵云听到耳边的水声戛然而止立刻望向门就看到这样一副好光景。
         “不是?”
         赵云又开始疑惑了,还会是谁?
         “还想不起来?那就算了,以后可要跟紧你家刘老三,这个脑子一个人出去怕不是被人坑的骨头渣子都不会剩。”
        话音刚落,扁鹊就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吹风机。
        先用毛巾为吕布把一部分水吸走,在开了吹风机,给吕布吹着头发。
        房间里安静的只剩吹风机的声音。
        就在吕布被扁鹊的指头在发间揉的要睡着时,却听见扁鹊问了一句。
        “手上的伤哪来的?”
        “……上回冲前面了,被来了一刀而已。”
        扁鹊不动声色的拿来酒精,抓着吕布的胳膊。
        吕布自知做错了事儿,也没反抗,任人抓着。
        扁鹊拿着镊子夹着棉球浸到酒精瓶里,直接按在吕布的伤口上。
         吕布也不知是不是装的开始直抽冷气。
        “嘶……”
        “现在知道疼了?干架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还以为自己演电影呢冲前面?”
        嘴上不饶人手上的动作还是轻了些。
       

       

ps:呜哇,想写鹊鹊和布布的恶友关系!没关系放到番外好惹。
      继续短小-=≡ヘ(*・ω・)ノ

【云吕】捕获(伪·黑道paro)


        赵云立马就唾弃了自己这个想法,并且迅速归咎于自己脑子里大概灌了点儿水和对吕布好身材的【正常】羡慕。
        吕布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
        蜜色的肌肤滴着水,水滴一路划过乳尖和腹肌最后钻到皮带下面。
        刚刚有点清醒的赵子龙,脑子里面,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哦?怎么,脑子还真被淹傻了?”
        看着那呆滞的表情,吕布还真开始担忧赵云不会真痴傻了吧?
        一听这话赵云赶紧低下头掩盖住了些什么。
        “没毛病就别磨磨唧唧的,赶紧起来。”
        看赵云还听得懂话,吕布拎着湿衬衫就要走。
        走了两步看着身后又没了动静,只得转过身。
        赵云反应了过来,想要起身发现自己的下半身跟不是自己的一样,腿一阵一阵的发软。
        吕布转身就看见赵云正在挣扎的站起来,手扶着旁边的墙,刚站起来,没走两步又腿一软差点双腿跪下,堪堪扶住一边才没倒下去。
        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已是秋天的夜,风吹在沾了水的身上跟刮刀子一样冻得人发疼。
        吕布又退回去,正在赵云刚想说什么“不用你管”时,一把把赵云扛在自己肩上。
        “放我下来……”
        “得了吧,这时候还逞强,把你扔在这儿明天你都回不去还得被冻成冰雕。”
        吕布看着赵云用微弱的像快断了气儿的声音说话,嗤笑一声,加快了步伐。
        赵云一听这话,加上身上湿透的衣服,被风一吹倒真是冷得紧。于是乖乖的把小爪子搭到吕布的背上。搭着搭着,也不知道在想点儿啥慢慢红了脸。
        吕布这边可没什么旖旎心思,脑中正在想接下来的去处,他记得这座桥……旁边,有谁来着……
        想起来了,秦医生在这周围。

ps:依然短小一更√顺便撒点狗血(゚⊿゚)ツ还有,子龙还想着公主抱???别逗了吕布可能只会给貂蝉。不过,你可以去抱他√
布过去也是从小混混过来的所以嘴是有点儿毒的,不过,在貂蝉面前不是√

【云吕】黑道paro(伪(゚⊿゚)ツ)

四(啊跟大纲离得有点远……发展有点快……)
        刘备没再问什么。
        赵云却跟丢了魂似得坐到角落里面,也不知道想着些什么。
        最后烂醉如泥的倒在沙发的靠背上。面前摆满了空酒瓶。
        吕布发现貂蝉扯了扯自己的衣角,他顺着貂蝉手指的方向看去。
        啊,刘备身边那小子。
        “怎么了小蝉?”
        “那个人,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也许吧。”
        谈到对手的得力部下,吕布的语气不免冷淡起来。
        貂蝉也不问了,继续去寻找着宴会上的美食。
        

       “劳烦吕爷了。”
        那人一边赔笑一边将赵云往吕布身边塞。
        吕布此刻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人要将这个醉鬼扔给自己。他现在首要任务是送貂蝉回家。
        “刘备身边的都干什么去了?”
        “刘总说车上拉着位女士,加上赵先生的话有些挤,而且赵先生喝醉了……他说您是个宅心仁厚的,一定会亲自送他到家不会出岔子吧?”
        吕布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
        刘备这没脸没皮的老狐狸,这话都敢说?要不是看着他和那姓孙的联了手……
        正要铁青着脸拒绝,一旁的貂蝉开口了。
        “无妨,奉先。司机送我也可以的啊。你去送赵先生吧?”
         看着貂蝉一直挂着温和笑脸,吕布脸僵了僵,最终还是妥协了。
        看着被推到身边的醉鬼赵云,吕布没好气的把他扔到副驾驶。
        “喂,醒醒。”
        吕布试图叫醒那个醉的不省人事的,但徒劳无功。
        没法子只能将注意力转给开车。
        身边人醉了酒莫名的乖巧,跟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地址。”
        然而赵云早就醉的找不着北,哪儿知道吕布问的什么。
        【大概是想把他掐死的那种烦躁吧。——吕布】
 

         车驶上了桥。
         吕布开着车窗点着根烟,满心不耐烦。
        当吕布从后视镜看到紧紧尾随的一辆车时,一惊,暗道不对。
        却在要做出反应时,自己的车身直接就被撞了下去。
        “这倒霉玩意儿……”
        狼狈的坠入水中前吕布也在怼着赵云。
        憋着口气吕布下坠的瞬间推开车门,手往副驾驶一揽就把赵云拖出了车。
        可怜了赵云,脑子稍微清醒点儿却整个人被灌了几口水,因为没准备,差点在水里被呛死。
        其实赵云的身形,还算是偏瘦的,但在怎么瘦,赵云也是个成年男人,而且只是看上去瘦而已。
        拖赵云上岸这活可把吕布累的够呛,水里游泳本就废力气,何况在出车子时又撞了胳膊。
       吕布一把把赵云扔上去,自己一下上去就做到一边喘着气。
        看着赵云半死不活的样子,叹了口气。
        得,送佛送到西 。
        上去直接就是给赵云的胸口精准的一肘子。
        赵云的嘴里面跟泉眼儿似得一股一股的往外涌着水。
        没过多久,赵云就睁开了眼睛,从平躺一骨碌爬起来头朝下就开始吐。
        吐完脑子还是混沌的,宴会上喝的全是酒,也没吃多少东西。
        晕晕沉沉的睁开眼睛,借着月光巡视着周围。
        吕布脱掉了衬衫正在扭干水。
        留给赵云的是强健性感后背。
        【赵云十多年的单身人生,受到了极大冲击。】
         真好看。
         赵云晕晕乎乎的想着,又突然发现自己该不会,
         是弯的吧。

ps:写的尴尬极了。就很崩溃:(
感觉明显失真,大家当看个笑话吧……